先进典型

沉默的奖章----离休干部服务工作心得

发布时间:2019-10-12来源:苍南县委组织部(老干部局) 作者:陈刚毅

 

他叫林得正,今年90岁,是一位“90后”,同时也是一名阿尔茨海默症患者。今年国庆前夕,苍南县公安局政委张露阳在相关人员陪同下,前往林得正家中慰问,并为其授纪念章(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授奖时,他意识突然清晰起来,将衣服领子上的纽扣扣上,笔直站立,神情庄重……家人说他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直至政委一行人离开时,他仍站在门口,迟迟不愿回去……  

当日下午,我来到林老家。林老把我迎进屋,小小一个房间,兼具客厅和卧室功能。我在林老对面藤椅上坐定,掏出笔记本,按事先准备的提纲对他进行访问。接连提了几个问题,林老只是微笑,不置一词,我以为他听不懂普通话,忙叫他的女婿老项翻译,结果他仍一言不发。老项说林老记忆力衰退许多,有时连家人名字都叫不上来。

最后我索性问林老还记不记得刚刚上午政委来慰问他的事?他笑着摇摇头,我也只好跟着无奈地笑了。这时保姆端了茶水,还洗了好几个水果递过来,我忙推辞,保姆说:“拿着吧,早上你们领导走的时候,老人家一直埋怨我没有招待好客人。”

“看来老人家不是完全失忆嘛?”我和老项攀谈起来,“他现在就象三四岁的孩子,有时‘乖’,有时候‘不乖’,不过他认得你身上的警服,你一进门他就高兴起来了”老项望着林老说道。

接着我们起身,想在屋里找一找线索。房间陈设有些简陋,最显眼的,就是墙上的几幅毛主席画像。抽屉里还有一大堆毛主席的剪报,都用塑料袋精心包装起来。老项说林老很信毛主席,信共产党。我们还找到林老的一张简历,从解放前参加革命工作,担任工作人员、民警、人保组副组长、公安特派员、正所长、正科级治安员,一直到1984年离休,用刚劲的小楷写得清清楚楚。

 

 

 除了简历,还有许多荣誉证书、奖章,这些奖章也像林老一样,默不作声,就那么悄无声息地躺在柜子里的各个角落。我问老项,林老干了这么多年公安,都侦破过哪些大案要案,都有哪些英雄事迹?老项说林老很少和家里人提及,他也不清楚这些荣誉证书、奖章背后的故事。前些年林老似乎已有所预料,有意识地到把自己的一些事情记了下来。老项指着门框上的一行字对我说:“诺,你看,他怕自己找不到家,还特意在墙上写上字呢。”我定睛一看,果然门框旁的墙上写着“某某宿舍某某室是我林得正的家”几个毛笔大字。

 

我们又翻到林老年轻时候的照片,尽管沾染了岁月的风尘,那一股英武之气依旧扑面而来。老项说林老很讲规矩,作风过硬,特别注重细节。离休多年后,某次到女婿单位做客,看到办公室有些脏乱,二话不说拿起笤帚便扫,拦都拦不住。平时走路腰板挺直,讲话声如洪钟,精气神很好。当年任派出所所长时,每次接到县局开会通知,便提前一天从矾山出发,身背被褥,自带干粮,仅凭一双脚板,翻山越岭,一天一夜后方到达平阳县城。工作期间走了很多的路,倒是为他打下了好身体的底子。

 

 正说着,保姆进来递给林老一份报纸,我忙问老项:“林老现在还能看报纸?”老项笑着说,已经看不大明白了,但这是他多年的习惯,改不了了。他特别关心时事政治,身上有一种使命感、责任感,离休后还曾组织由老人组成的联防队,坚持义务巡逻许多年……

我和老项聊得起劲的时候,林老始终未说话,就那么默默地注视着我们,目光炯炯有神,仿佛有话要说,但终究没有说一句话。我真想听他讲讲过去的事,那是怎么样的一个激情燃烧的时代,他是怎么样的一个风风火火的年轻人,一位披荆斩棘的公安干警……  
 

 

 望着眼前这位沉默的老人,我想很多的故事也许就这样被永远地封印起来,再也无人知晓。然而我肯定一件事,那就是他的那种荣誉感是真诚的,那种对单位、对事业的认同感是发自肺腑的!岁月也许改变了许多,但总有些珍贵的部分在时间的冲刷下,反而愈加显出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