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茶座

改革开放前的乐成记忆

发布时间:2019-09-06来源:原乐清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作者:张怀和

解放初,乐成是以农业为主,工商为辅,主要有碾米、发电、酿造、糕饼、木器、竹器、缝纫、制鞋、制伞,小型工厂和手工作坊。乐成的街道有县人民政府前边的北大街,还有东大街,商店的生意比较兴隆。这两条街的交界处为市头,市头往西是西横街,再往西南是通井街。上市的商品有粮食、油脂、水产、干鲜果、蔬菜、日用杂品、农具、饲料、家禽、家畜、肉食、禽蛋,水果以杨梅、柑橘为多,还有桃、杏、李,瓜类有西瓜、香瓜、甜瓜等,外来水果苹果、香蕉没有见过,至于菠萝、椰子,名字都没有听过。

其实,乐成就是一个农村的小集镇。当时乐成街上有三类商店比较多。

一是理发店,北大街、东大街、西横街、通井街、市头,都有开的店。有的街就有几家理发店,印象最深的是东大街港桥头南侧,没有过桥,紧挨银溪河边的“紫罗兰”理发店,到了上世纪80、90年代,还是一家理发店,只不过换了名字而已。港桥头往东延伸的东街,只有二到三米宽的路面,几乎都是民居,没有商店。

二是缝纫店,有的街上缝纫店紧挨着缝纫店。缝纫店不光是做衣服,制作蚊帐被褥等用品,更多的是补衣服,补裤子。那时乐成学校多,学生多。读书的多数为农民子弟,家境并不宽裕,孩子上学都精打细算。有的学生拿着父母穿过但衣料还好的衣服让缝纫师傅改做。更多的是给缝纫师傅修补。社会上穿打补丁衣裤的习以为常,衣裤破了再补,补了又补,特别是裤子的臀部,容易穿破,缝纫师傅在裤子臀部内侧加了一片布,用缝纫机针线缝得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地转了一圈又一圈。臀部左右两边真像运动场上的两个跑道。

三是打铁店,在几条街上几乎都有。生产的铁器农具、用具、厨具。无论哪一个家庭,都是离不开,少不了。

北大街开元巷和开元后巷之间,是一家“新华书店”,生意比较兴隆。当时扫文盲,学文化的风气比较流行,不少农民自动上书店找书买书。特别是星期六晚饭后、星期天,两所学校(初师初中)的学生上书店看书买书的人多,因为书店小,显得拥挤,店里生意很好。

交通工具脚踏车(自行车)已经有人使用,上海产的永久牌自行车骨架粗,负重量大,铃声沉稳。天津产的飞鸽牌自行车轻巧灵活,铃声清脆,很受年轻人的青睐。要是年轻小伙子骑自行车上街,经过大街,行人听到自行车铃声本能地自动让路,回头率百分百。骑自行车的小伙子,手不停地打铃,洋洋得意地从行人中间穿过。行人中,特别是年轻人,用羡慕的目光,一直送到视线的尽头。

汽车站的客车,后边装上一个长圆形烧木炭的大铁桶,汽车到站后,旅客上下车。车站工作人员往铁桶里加木炭,在汽车开动之前,工作人员摇安装在铁桶上的鼓风机,把木炭火烧旺,然后开动汽车。过了一年或两年时间,汽车后边的铁桶去了,汽车顶上背了一个很大的气袋。乘汽车乐成至白溪的票价人民币1元,感到钱太贵了,对于农民子弟的学生来说不敢妄想。乐成以西的学生,可以坐河里的小轮船(机动船)。码头在乐成镇浦边小学门口附近,后来码头在南门桥汽车运输公司河边,沿途一直到北白象琯头,票价几分到几角。乐成东边的学生舍不得花钱坐客车,就靠两条腿走路,后所、竹屿、朴湖、虹桥、清江、白溪、大荆一路回家。每学期开学或学期结束以及节假日回家,早晨四五点钟就起床,洗好脸,背上水壶、挎包,要是开学或学期结束,还要背上被褥,从学校出发走到竹屿才天亮。返校时,大荆的同学六七点钟从家里出发,八时前到白溪与在等待的同学结伴一路返校,遇到天雨,有的同学穿草鞋走路,到学校脚上打起了血泡。回到学校的时间一般在下午三四点钟。到校后冲好身体,洗好衣服,学校可以开饭了。晚上夜自修的铃声响了,大家都自觉地进教室认真地看书做作业。

1954年国庆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周年。乐清县人民政府举办了一场文艺晚会,有关单位、文艺团体和在乐成的几所学校都有节目参加。我们学校是倪老师带领校歌咏队,我也是一名队员,参加了演出,我们演出的节目是集体大合唱。第一首,《歌唱祖国》:“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第二首,《在太行山上》:“我们在太行山上,山高林又密,兵强马又壮,敌人从哪里进攻,我们就要他在那里灭亡……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晚会上演出的节目有越剧、歌舞、器乐合奏等,县里领导观看了演出。

1955年中共乐清县委、县人民政府搬进了新落成的机关大院。县政府机关各部门在前院,县委机关各部门在后院。

1956年上半年暑假前,我们师范学校在新建的大会堂举行了毕业典礼,当时毕业的有三年制班、轮训班、速师班,是毕业人数最多的一届,大会上公布了一批三好生,我也是其中一名。大会堂坐落在南门村一片水稻田旁边,后来大会堂改为电影院,现在是小商品市场。

1981年,部队决定我转业到地方工作。1982年春节我回到了乐清,安排在乐清师范学校工作,这是我落叶归根,落脚乐成。离开乐成25年归来,看到乐成的面貌和离开前相比变化不大,乐清师范学校是在西门城西路北边的山坡上,南大街在建房子显得零乱,建的房子一般是一楼一底或二楼一底,正在建造的工商局房子三楼一底,在原乐成镇是楼层最高的房子。建设东路还是一条河,与东边河相通,建设西路没有形成,西霞桥连影子都没有。人民路通西门的桥也未建,但已开始筹备,往西门只能经过通井街出来的石头桥。跨金溪的只有一条文虹桥,一条国道线的桥,当然上游有几条小桥。南门桥以南,除了104国道线汽车站的房子,还有广播站及其他几幢房子外,基本都是水稻田。

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快,1993年乐清县经国务院批准撤县设市。然后跨入百强县行列,从此,乐成的面貌真正地日新月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