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茶座

峥嵘岁月家国情——记新四军老战士杨力航

发布时间:2018-10-09来源:中共平阳县委老干部局 作者:林子婧

 

杨力航,1925年出生,正师级离休军人,平阳鳌江人(原籍现龙港镇杨家宅村人,后随父母迁居鳌江镇)。1938年参加中共地下党活动,1940年在鳌江雁门小学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秋与宋廷铭一起奔赴苏北参加新四军第一师。

解放战争时期,杨力航任华东军事政治大学教导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担任华东军事政治大学、第三高级步兵学校、总后高级步兵学校宣传科科长,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科长、副处长,贵州省安顺军分区政委兼中共安顺地委副书记、书记,贵州省委委员,昆明军区陆军14军政治部主任,石家庄高级陆军学院政治部副主任、训练部副部长。

1956年杨力航被授予上校军衔,并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79年参加对越南自卫反击战,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奖章。

92岁的杨力航个子不高,身材瘦削,目光炯炯有神,一身正气让人肃然起敬。他不仅参加过抗日战争,还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军服上的战争纪念章见证了他的光辉岁月。

1938年,杨力航在平阳临时中学读了半年初中后,便到了设立在鳌江镇的《平报》社当了一名练习生,日常担任发行员、译电员等工作。“《平阳日报》和后来的《平报》是中共浙南特委秘密领导的公开报社。在报社工作期间,我读了很多进步书籍,受到了进步思想的教育。”谈起那段年少时光,杨力航老人很是感慨。

1940年3月,国民党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报社被反动当局派军警强行封闭。“我在《平报》社电讯室做译电工作,通常是上半夜睡觉、下半夜工作。那天夜里,我睡意朦胧中看到桌旁正在收抄电讯的报务员身后站着五六个带枪的士兵,他们好奇地看着他收报。”杨力航回忆说:“后来我们陆续走出报社楼房到了寂静的街道,我们知道《平报》被封了,但谁也不知道那夜抓去了哪些人。”

第二天,杨力航才知道,前一夜是县自卫大队一个排和公安局一些人来封报社的,抓走了主编黄藻如和会计王于东,还有当时路过报社的县委宣传部长林夫。“当时各人的行动都不自由,没有人能准确地说出全部情况,因此林夫被捕的具体情节没有人准确知晓。过了大约半个月,黄、王被保释了,林夫仍被关在狱中。”杨力航老人缓缓说道。当时《平报》社的物资器材已被国民党当局劫往县城,他们就地办了个《平阳导报》,地点在通福门内原县教育局旧址。《平阳导报》的排印车间和电讯室都由《平报》原有人员组成,杨力航也顺理成章进入了《平阳导报》社电讯室工作。时至今日,杨力航老人还依然清楚地记得一些重要的电报代码,比如“中央”“同志”。

1940年4月,在雁门小学秘密举行的入党仪式上,杨力航由周象元介绍入党,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由于他年纪小,大家都叫他“小鬼”。

杨力航接受指派的第一个党内任务便是同狱中的林夫保持联系。当时的监狱就在县政府大门里面,进大门向左是男监,向右是女监。男监石墙上有个小方窗,探监的人只能在窗口同里面的人说话。小窗口里面是个小天井,天井的四面都是石墙,有一个出入口通向更里面的牢房。“我几次去都是送一些食品。我说找林夫,谎称林夫是我表哥,看守掉头就喊‘有人找林夫’,没再问第二句。我送进去的都是南货店买的干点食品,看守也没怎么认真检查,有些还是我在窗口直接递交林夫的。监狱的四面石墙是很坚固的,紧挨监狱的县政府大院两侧厢房驻有县自卫大队,它确实是个插翅难飞的樊笼。”说到这里,杨力航老人唏嘘不已,“大约在七八月份,林夫他们被押解去了上饶集中营。后来,林夫在赤石暴动中牺牲了。”

“到前方去,奔赴抗战第一线,这是我们地下党员最向往的。”1941年夏,经过组织批准,杨力航和时任雁门小学党支部书记的宋廷铭到苏北参加新四军。一路上辗转颠沛,困难重重,费尽周折。直到10月下旬,他们才和上海交通站的同志一起,登上了去往南通的江轮。

“江水滔滔,外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可是我们心里都紧张着,一直想着如何上岸?如何通过敌伪的封锁线?”从杨老的讲述中,我们不难想象当时的凝重紧张。他们二人手中各有一把油纸伞,伞柄中藏着组织的秘密介绍信。“当时就一个想法,什么都能丢,这两把伞死也不能丢!”

下了码头,成功通过伪军的检查,杨、宋二人跟着上海交通站的同志一路狂奔,边上田野的庄稼掩护着他们快速前进。跑了十多里路,交通站的同志告诉他们,马上就要到抗日根据地了。“我们真的是高兴极了!紧绷了这么多天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我们把多年来作为地下工作者闷在肚子里的这股气,都吐了出来,大口呼吸着根据地的新鲜空气……”谈起这段经历,杨力航老人的眼中迸发出了奕奕光彩,“我们又走了近八十里的山路,这一路很长,但是大家都喜不自禁,一边唱歌,一边大声说话,毫无顾忌。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难得轻松的时光啊!”

1947年10月28日,杨力航高唱着新四军军歌,开始了人生的新征途。

时隔几十年,每次讲述那段战斗时光,老人都有说不出的骄傲和自豪。

“和平年代的我们,很难想象70多年前抗日战争的惨烈,到底是怎样的信念和情怀,才能使人克服对死亡的恐惧,谱写下一首首壮烈的赞歌……”

“那时候的我们不怕死!就想着赶快打胜仗,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杨力航说,虽然那是战争的最艰难时期,但却是他这一生中最精彩、最光荣的岁月。他说:“那时候真是拿命在拼,国恨家仇交融,日本人的武器好,但我们是拼勇敢、拼命!”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只有牢记历史、了解历史,才能避免战争、保卫和平。杨力航希望后人能够记住这段历史,记住前辈的付出,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要记住国家、民族和先烈的不易,记住光荣。